top of page
搜尋
  • admin36932

MPN:#關於我可能讓你很意外的point


高雄榮民總醫院血液腫瘤科 蔡宗憲醫師


前些日子由社群平台用戶發起的hashtag #關於我可能讓你很意外的point儼然刮起了一股風潮,不僅好友們彼此分享不為人知的小秘密,甚至釣出許多藝人、網紅在鏡頭下的另一面,短短不到一週內網路聲量就攀升至2萬,不論好與壞確實再次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於是,鳥小編和蔡宗憲醫師決定藉這個機會拉近大家與MPN的距離!


讓我們來看看關於MPN有哪些讓你很意外的point吧!



1. 運動員都想要紅血球多一點?


最大攝氧量(VO2max)常被用來做為評估心肺耐力的重要指標。


具有攜氧能力的紅血球便是當中最重要的角色,紅血球的增加可以提高最大攝氧量,進而提高運動能力。



在耐力型有氧運動賽事中,例如長跑、單車項目等,有些運動員會在賽前輸注血液,以提高最大攝氧量以獲得更好的成績,然而這樣的行為不僅有嚴重感染的風險,也違反運動家精神,因此世界運動禁藥管制組織(World Anti-Doping Agency, WADA)將輸注血液列為違規用藥之一。


事實上,過度濫用這一類的血液興奮劑(blood doping)來增加血球數量會引起許多健康問題,當血球增加時會使血液濃稠度提高,增加心臟負荷與血栓風險,甚至引發死亡。


輸血或使用血液興奮劑雖然可以提高一定程度的運動表現,但是對健康有很高的風險也違反運動家精神與國際規範,因此職業運動員是不被允許這樣做的。


2. 高原人臉紅紅,他們也有紅血球增生?


海拔越高的地區氧氣越稀薄,住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高原住民因為處在低氧環境,身體會代償製造更多的紅血球來增加攜氧量,造成紅血球增生,這種生理現像稱為高原紅血球增生症(Altitude-Related Polycythemia)。



屬於繼發性紅血球增生症(Secondary polycythemia)與基因突變導致的原發性紅血球增生症(Secondary polycythemia)有別。


不過面部潮紅除了受到血流淤滯影響,也有受到其他因素導致,例如寒冷的天氣、風沙、強烈的紫外線等造成的面部角質損傷。


3. 血小板太多不只容易有血栓也可能會出血?


血小板與血液凝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當血小板過多的時候容易在血管中黏滯,形成血栓,但與此同時,過量的血球數量和加大的血流壓力也可能造成血液中的溫韋伯氏因子(von Willebrand factor, vWF)被消耗導致濃度下降,當vWF數量不足時便會造成後天性溫韋伯氏疾病(von Willebrand disease, vWD),也稱作後天性類血友病,而造成出血,尤其當極端的血小板數目過高(>一百萬/µL)時特別要小心。


因此MPN的病友需要同時注意血栓以及出血的風險,依據每個人的風險高低配合適當的藥物控制才是最理想的喔!


4. 當真性紅血球增生症(PV)患者不再需要放血時不見得是好事!?


PV患者因為紅血球過多,透過放血治療可以降低紅血球數量,然而有些長期放血的病友到後來卻不需要再放血,當然有可能是治療藥物的效果,但也可能是疾病正在轉變,究竟是變好還是變壞需要臨床醫師來判斷。



有些學者認為MPN疾病會導致骨髓發炎,長期處在發炎狀態下,細胞會漸漸地產生修補性的纖維結構蛋白,使原本造血的空間被纖維組織填滿,骨髓便無法再進行造血,這時候病患反而會面臨貧血的狀況而需要輸血。


因此「從放血到輸血」有可能代表著疾病正在轉變為骨髓纖維化(MF)的過程,也就是所謂的繼發性骨髓纖維化(secondary MF),是真性紅血球增生症(PV)患者需要特別注意的病程進展。


5. 真性紅血球增生症(PV)不用吃藥一輩子?


過去PV的治療目標只限於預防出血、血栓等危及生命的併發症發生,直到2021年一項法國研究顯示,使用新型干擾素治療的患者可降低驅動變異等位基因頻率,其中的患者若驅動變異等位基因頻率能低於10%,並且達到血液相完全緩解(CHR),可以停藥觀察。


這個結論是根據381個以新型干擾素治療的MPN患者,其中117個患者在停藥時可取得驅動變異等位基因頻率的資訊,能達到上述條件的病人共有53人,其中近6成病人在10年內沒有再復發,即使復發了,重新用藥也有83.6%的患者能再達到CHR。


這個結果無疑為PV病友帶來一線曙光,過去需要漫長服用藥物一輩子的疾病,有些病人可能脫離宿命,隨著醫藥領域日益發達,相信往後PV病友能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6. 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ET)和早期原發性骨髓纖維化(pre-fibrotic MF)傻傻分不清楚?


過去臨床上發現有些ET病友的病程進展預後特別差,有較多病人進展至明顯的骨髓纖維化,有些則轉變成急性白血病,這樣的進展在ET很少見,隨著醫學的進展,專家們發現這一族群有一些特徵不同於一般的ET,因此重新定義了這一個族群的病友為早期原發性骨髓纖維化(pre-fibrotic MF)。


目前還未發現特定的基因可以區分兩者,所以仍是根據WHO於2016年修訂的分類準則,主要從骨髓切片的型態來區分同時配合其他檢驗如:血紅素,白血球與乳酸去氫酶的數值,差別如下:


血小板增多症(ET)

早期原發性骨髓纖維化

(pre-fibrotic MF)

沒有貧血或異常紅血球

(RDW*、MCV*正常)

貧血以及可能有不正常的紅血球(RDW高、MCV低)

沒有白血球增多

血球型態正常

白血球增多

紅血球可能成淚滴狀

LDH*通常正常

LDH升高

帶有JAK2基因突變

通常突變量<20%

帶有JAK2基因突變

突變量可能>20%

骨髓沒有或只有輕微增加與年齡匹配的細胞數量

骨髓有顯著增加與年齡匹配的細胞數量

顆粒球與紅血球生成

沒有顯著異常

顆粒球生成顯著增加

紅血球生成則是減少

巨核細胞會變大

細胞核分葉變多但型態是成熟的,會分散或鬆散的聚集

巨核細胞有大有小

細胞核有發育不成熟的現象

分葉數少且形狀不規則

細胞核/細胞質的體積比例變大,細胞核濃染等病理特徵,有些會密集的聚集

骨髓網狀纖維

沒有或輕微增加

骨髓網狀纖維

沒有或輕微增加


*RDW=紅血球分布寬度,MCV=紅血球平均體積,LDH=乳酸脫氫脢


骨髓切片在ET和pre-fibrotic MF的鑑別診斷上有著重要的角色,因此醫師仍會依情況判斷建議施作骨髓穿刺,以期能早期診斷早期治療,幫助病友的預後更好!



看完以上 #關於我可能讓你很意外的point 是不是對MPN又更了解了一點呢?


提醒大家「知識就是力量」,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如果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況有任何不安、憂慮,請不要自己獨自擔心,尋求你的主治醫師一起討論,才能擬定最適合你的治療方案。




Reference:

1. Schumacher YO, Saugy M, Pottgiesser T, Robinson N. Detection of EPO doping and blood doping: the haematological module of the Athlete Biological Passport. Drug Test Anal. 2012 Nov;4(11):846-53. doi: 10.1002/dta.406. Epub 2012 Feb 28. PMID: 22374784.

2. Villafuerte, F. C., & Corante, N. (2016). Chronic Mountain Sickness: Clinical Aspects, Etiology, Management, and Treatment. High altitude medicine & biology, 17(2), 61–69. https://doi.org/10.1089/ham.2016.0031

3. Awada H, Voso MT, Guglielmelli P, Gurnari C. Essential Thrombocythemia and Acquired von Willebrand Syndrome: The Shadowlands between Thrombosis and Bleeding. Cancers (Basel). 2020 Jun 30;12(7):1746. doi: 10.3390/cancers12071746. PMID: 32629973; PMCID: PMC7407619.

4. Fisher DAC, Fowles JS, Zhou A, Oh ST. Inflammatory Pathophysiology as a Contributor to Myeloproliferative Neoplasms. Front Immunol. 2021 Jun 1;12:683401. doi: 10.3389/fimmu.2021.683401. PMID: 34140953; PMCID: PMC8204249.

5. Rafael Daltro De Oliveira, Juliette Soret-Dulphy, Lin-Pierre Zhao, Clemence Marcault, Nicolas Gauthier, Emmanuelle Verger, Nabih Maslah, Nathalie Parquet, Emmanuel Raffoux, William Vainchenker, Christine Chomienne, Bruno Cassinat, Lina Benajiba, Jean-Jacques Kiladjian. Interferon-Alpha (IFN) Therapy Discontinuation Is Feasible in Myeloproliferative Neoplasm (MPN) Patients with Complete Hematological Remission, Blood,vVolume 136, Supplement 1, 2020, Pages 35-36, ISSN 0006-4971. https://doi.org/10.1182/blood-2020-141223.

6. Tefferi, A., & Pardanani, A. (2019). Essential Thrombocythemia.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1(22), 2135–2144. doi:10.1056/nejmcp1816082




此衛教資訊只供衛教目的使用,任何疾病治療及專業知識應請教照護您的醫師及護理人員。

23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