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admin36932

關於傑克二號的故事|余學林

已更新:5月5日



【一】生命的公式

一顆紅血球

壽終正寢120日

環遊世界172,800次

是否曾認真地凝視過

日復一日

行經的路途


一顆紅血球

出生於骨髓就

失去了核心思想

只剩下勞動的軀殼

儘管如此是否曾認真地凝視過

日復一日

行經的路途


一個人

平均壽命80年

儘管如此

是否


【二】癌化的起點

自從工廠落成,傑克二號就日復一日看守著生產線。作為沉默的門神,不苟言笑的臉龐後還藏著另一副火紅的五官。然而是什麼深深地傷害了他們,即使細如針尖,亦摧毀了他們的矜持與原則。傑克二號走出大門,無止盡地自燃,哭出一顆顆紅色的彈珠,敲響了血管中,長達十餘年的打擊重奏。


【三】被動的攻擊

我的心跳沒有加速我沒有害羞我沒有喝酒

見到你我心平氣和別妄下結論關於我的臉紅

這是傑克二號的故事與勞工階層的暴動

不,他們沒有罷工而是以傑克二號之名繼續工作

串聯了其他生產線的夥伴連續工作

湧入大街小巷它們持續工作

直到世界無法承載他們的血汗後你問我


你不知道我的開關壞了嗎?我停不下來我停不下來我停不。


【四】綁架的救贖

劃破了天際

一條來自外太空的高速公路


傑克二號們

牽著勞工與鼓樂隊成員

奔向穹蒼


留下的那些傑克二號

繼續指揮著勞工與鼓樂隊

即使沒有任何動機(例如:EPO)


【五】黯然的假面

擰乾昨夜的眠絮

回顧時光發癢的肚皮

往事像漩渦卻有火的溫度

彷彿一雙手掌握著頭

當作手拉坏,恣意地

重塑一個人該有的思緒

關於生命,關於未來

關於希望,關於死亡

關於傑克二號的故事

擰出的傷痛流進骨裡

水面下,慢慢地鎔鑄成

眼光渙散又不失禮貌的一尊銅像


【六】永夜的荊棘

杜鵑鳥銜來的第一聲警訊

落入了日漸枯乾的古井


井底生出長髮與轆轤拔河

摩擦的此時存活的溫度被青蛙重新檢視

燐火點綴著蜘蛛網,熱與冷,生死之間


荒廢的工廠孕育出

一座帶刺的黑暗森林

靜靜地痛


【七】百鬼的夜行

杜鵑鳥銜來的第二聲警訊

驚醒了後繼無人的夏夜


零落的華燈初上

紅色的鼓樂隊吞下休止符,變調

她的白色唇語如膠似漆

──是她的歌聲召喚著

來自黑暗森林的魑魅魍魎個個手舞足蹈

彷彿一場被咒詛的演唱會

妖獸群持著奧爾氏桿左右搖擺

最後只有五分之一的人可以悄然穿越


【八】發光的航道

烏鴉銜著那首歌

往復在紅色汪洋與希望之舟

乘客們期待著望遠鏡闔上

將頭輕輕靠向最近的海港

聆聽生命的潮汐


抽乾淤積倦意的世界

在天秤旁放一面鏡子

學習在生活的支點上

平衡一把撐開的傘

而落下的不再是紅色彈珠或它們的影子


白鴿銜來了橄欖的枝葉

扦插在傑克二號的胸膛


握住時光轉過身

走出黑暗森林

至一顆怨念的種子

再攤開手掌


夢中看見

日復一日

行經的路途

傑克二號的心裡

開了一朵小花

填補了針尖般細小的缺憾




初稿 2021/03/31

刊登於《有荷》文學雜誌40期



小編讀後感


這是一首多層次含義的詩,除了以華麗的擬人手法,將疾病精準描述,也傳遞了受薪階層於職場上承受的壓力、矛盾與自醒,最後透過此詩,作者亦反思其於特定時期的心路歷程,並透過反覆淬煉,晉升至更強大的心性。此作是具深度內涵的文字,值得複數品賞。



作者 余學林


生於1987年的台北,在高雄長大,在紐西蘭念書,奧克蘭大學解剖學系博士畢。精通中、英、日三種語言,巧妙的揉合不同語境,超然呈現詩的多元發展。著有詩集《從中二病至決定主義是一種慣例行走》

57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