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吸菸與MPN的關聯性──2021年來自丹麥的兩項研究

三軍總醫院血液腫瘤科 陳宇欽醫師


吸菸對人體健康的影響甚鉅,已是科學驗證後的重要發現。根據統計,在1990-2015年的25年間,全球有5百萬人因為吸菸而死亡[1],等於一年有25萬人──好比整個北投區──的人口消失。


吸菸對於身體的影響有肺癌、心臟病、慢性阻塞性肺病、勃起功能障礙、嬰兒先天缺陷等[2]。由此可知,吸菸對於自己與周圍的親友們都是百害而無一益,那麼,吸菸對於MPN疾病有什麼影響呢?



2021年發表的一項丹麥研究,研究者透過健康檢查問卷,比較吸菸者與不吸菸者之間發生MPN疾病的風險差異[3]。由於造成MPN疾病,可能還有其他原因,因此研究者在分析的時候,也同時將年齡、性別、BMI等因素納入統計分析中做調整,以確保做出來的結果,真正反映出「吸菸對於MPN疾病發生」的風險。


研究者從2007-8年,追蹤病患的健康狀況直到2015年,發現75,896位曾接受過健康檢查者,有70位確診為MPN。每日吸菸者發生MPN的風險,是不吸菸者的2.5倍(表 1)。由此可見,吸菸很可能與MPN產生的風險有關,研究者懷疑,吸菸所造成的「慢性發炎」是造成MPN的可能因素。雖然偶爾抽菸者與已戒菸者發生MPN的風險,比不抽菸者來得高,但相較於每日抽菸者,整體的風險還是比較低的。


表 1 吸菸者與不吸菸者之間,發生MPN疾病的風險比率。每日抽菸者發生MPN的風險大於不吸菸者。偶爾抽菸/已戒菸者,在「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與「不能分類的骨髓增生性腫瘤」的風險較不吸菸者高,但在「真性紅血球增多症」與「骨髓纖維化」則接近1,顯示與不吸菸者沒有差異,可能顯示出「少抽」與「戒菸」或許都可以預防MPN的發生。


丹麥的另一項研究,則是從已確診的MPN患者中,檢視他們的吸菸習慣如何影響死亡率(圖 1)。丹麥的西蘭大學附設醫院,從2003至2015年之間診斷了498位MPN病患,其中有121位吸菸者,死亡率為32%;144位戒菸者,死亡率24%;224位未曾吸菸者,死亡率21%,P值顯示幾乎達統計顯著差異(p=0.055)。


圖 1 MPN患者的吸菸習慣與死亡率的關係。數據顯示吸菸者的死亡率最高,未曾吸菸者的死亡率最低。


在同一項研究中,研究者也檢視了MPN患者的吸菸習慣如何影響治療效果中的分子反應──其代表的是骨髓中的異常造血幹細胞百分比有多少[4]。498位MPN病患中有270位接受過JAK2的基因檢測,其中9位的初次JAK2基因突變量低於1%,因此不納入分析中。261位研究對象中,有59位吸菸者、76位戒菸者,以及126未曾吸菸者。


圖 2 Sørensen等人的研究,是根據498位MPN確診者中,有做過JAK2突變基因檢測者來分析吸菸、已戒菸與不吸菸MPN患者之間,對於治療是否存在差異性。



乍看到上圖的這些數字,有些人可能認為261位病患中,有135位吸菸/戒菸者與126位未曾吸菸者,各佔一半,所以沒有差別,其實這是不對的喔!這些人數要對應到全國的吸菸人口與不吸菸人口。根據丹麥2013年的統計[5],全國約有五分之一的吸菸人口,但是僅僅從這五分之一的比例中,就產生了與非吸菸人口一樣多人數的MPN病患,因此我們可以合理懷疑吸菸有造成MPN疾病的風險


結果顯示,54/126位(43%)不吸菸者、29/76位(38%)已戒菸者,以及16/59位(27%)吸菸者達分子反應(圖 3a);其所耗費的中位數時間,分別是不吸菸者46個月、已戒菸者55個月、吸菸者90個月(圖 3b)。不吸菸者達成分子反應的比例最高,吸菸者最低;不吸菸者最快達成分子反應,吸菸者最慢。根據上述數據,吸菸很可能影響MPN的治療療效,因此MPN患者應當戒菸,以讓治療達到最佳的效果。


圖 3 吸菸對於MPN治療的影響──以分子反應來評估。左圖a顯示不吸菸者達成分子反應的比例最高,吸菸者最低。右圖b顯示,不吸菸者最快達到分子反應,吸菸者最慢。


雖然我們知道吸菸對身體健康有害,但過去鮮有大型的臨床研究來探討吸菸與MPN之間的關聯性。丹麥的這兩項研究特別針對這個議題進行探討,研究者發現:(1) 抽菸可能造成MPN發生;(2) MPN患者若抽菸,其死亡率可能較高;(3) MPN患者若抽菸,其治療療效可能受到影響。回歸到那句老話:「吸菸有害健康」,MPN患者更是這樣,因此吸菸者若是確診MPN,更應該戒菸,對於臨床治療與整體的身體健康相信都會有相當助益。


參考資料:

1. GBD 2015 Tobacco Collaborators. Smoking prevalence and attributable disease burden in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1990-2015: a systematic analysi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5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Lancet. 2017 Oct 7;390(10103):1644]. Lancet. 2017;389(10082):1885-1906. doi:10.1016/S0140-6736(17)30819-X


2. Who.int. 2021. Tobacco.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www.who.int/en/news-room/fact-sheets/detail/tobacco> [Accessed 20 October 2021].


3. Pedersen KM, Bak M, Sørensen AL, et al. Smoking is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risk of myeloproliferative neoplasms: A general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Cancer Med. 2018;7(11):5796-5802. doi:10.1002/cam4.1815


4. Sørensen AL, Knudsen TA, Skov V, et al. Smoking impairs molecular response, and reduces overall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myeloproliferative neoplasms: A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r J Haematol. 2021;193(1):83-92. doi:10.1111/bjh.17130


5. Buhelt LP, Pisinger C, Andreasen AH. Smoking and stress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 in Denmark. Tob Prev Cessat. 2021;7:27. Published 2021 Apr 12. doi:10.18332/tpc/132712



此衛教資訊只供衛教目的使用,任何疾病治療及專業知識應請教照護您的醫師及護理人員。

5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